FC2ブログ
  • «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6
  • 7
  • 8
  • 9
  • 10
  • 11
  • 12
  • 13
  • 14
  • 15
  • 16
  • 17
  • 18
  • 19
  • 20
  • 21
  • 22
  • 23
  • 24
  • 25
  • 26
  • 27
  • 28
  • 29
  • 30
  • 31
  • »
永久の旅行者
ずっと夢の中で通行しています
CATEGORY : スポンサー広告
-----------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CATEGORY : *.銀色
2010-03-14-Sun
成長。
Trackback 1  Comment 6
以前什麼都不懂,所以現在更不想懂。
——題記

1.
以前什麼都不懂,所以才可望知道得更多。
現在什麼都可能知道一些,可是,卻更希望自己什麼都不明白。
因為笨蛋永遠比聰明的人要快樂。

2.
夏天快結束的時候,我住進了一間擠進了十個人的屋子裏,由於經費問題,我必須在這裏待上一千多個日子。可能會很漫長。也可能會很短暫。
儘管日日夜夜對著電腦的時間會更多,可是,耳邊響起最多的是其餘九個人的聲音,一個人能產生的噪音可能是十幾分貝,十個人就會產生一百分貝大的噪音污染。所以明確的說起來,我是討厭居住在這樣一個環境裏的。撇開噪音,它還輻射超標。

3.
“喂,快點幫我來看看,電腦突然卡住了,它上面說什麼……”
“哎呀,這個要怎麼辦?”
“又要搬水了,你來抬吧?”
“有你在真好。”

4.
小時候一直覺得大人知道的東西很多,大人就像無所不能一樣。
長大了才發現,其實大人也不想知道那麼多東西。那些被知道的,都是不得不知道的。知道跟瞭解的越多,就越覺得累。
所以很想問,是不是能力越大,肩上的擔子就越重?

5.
我不想表現出一副我什麼都知道的樣子。
但是當身邊的人有些麻煩的時候,而我恰好又知道要怎麼辦的話,我很情願告訴他們該怎麼解決這個問題。但卻不想成為他們依我的理由,或者是我由此能夠耀什麼的因素。
若說有什麼私心的話,那不過是我想給別人留下一點什麼印象罷了。

6.
不想被漠視跟孤立。不想成為吊車尾。不想一直默默無名庸庸碌碌。

7.
我等的是為我披荊斬棘的勇士,而不是等著我變成屠龍者的懦夫。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CATEGORY : *.ガラス
2009-12-13-Sun
世界之大 竟没有容身之所
Trackback 0  Comment 4
若説,和你們遇見是上天註定。那不知道他這是在給我開窗還是在給我關門。

人生在世,總不會太合心意的讓你過完這一生,但求心安 但求理得。

很多時候我也想,不如就此歸隱也總好過面對那些繁雜瑣事,其實這想法莫不是逃避現實罷了。

你好。曾經的那些我。

再見。曾經的那些你們。

CATEGORY : *.銀色
2009-09-11-Fri
猜不透
Trackback 0  Comment 2
時間的砂石滾進厚悶的云隙,那些瑣屑的,沉重的,不甘的,遺忘的,不再被重播,所有的一切,我都相信,它再也不能回去。

所有的你或許不瞭解。
你從來都不曾參與瞭解過我,在你的生命里我是過客。
所有的我所想的跟你所要做的都不會有重疊的那一刻。即使我等待停滯五年。你我都不會再有所交集。

回憶。不過是回憶里的配角而已。於你的我。

回憶。確是回憶里唯一的主角。於我的你。

謝謝你。即使你從來不曾美好過。

CATEGORY : *.ガラス
2009-07-30-Thu
何謂維護自尊。
Trackback 0  Comment 1
当你像一个人低頭的時候,你就給了他在你面前指高氣昂的機會。

人是很簡單的生物罷。

在遇到了自認為對自己有危險的情況時,首先就會作出自衛的行動,不論言語、行為。
慢慢的也就成為了非條件反射行為。

我不知道自己剛才的所作所為是否會影響自己那短暫的未來。
我只知道,有人在羞辱我的時候,我必須反擊,即使沒有反擊,我也要拒決接收。

面對尊嚴問題,豈有不維護之理?

請問那個男人,當人家對你口出狂言,語氣輕佻,言語之間不乏鄙視之意的向你發問時,你會怎麼做?
無非反擊。
只不過我并不善於去用相同損人的話去反駁你,也無法當面用粗鄙的詞句去咒罵你。
你是否該慶幸,我跟你相隔甚遠?
否則我一定會叫你斷子決孫看看。
CATEGORY : *.ガラス
2009-07-01-Wed
That' over?
Trackback 0  Comment 2
好像一切都已經過去了。
恍若雲烟,一切都顯得無足輕重。
眼看著事情好像也似乎告一段落,我應該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了。
的確該放下了。
可是,事實上,我并不是一個灑脱的人。拿不起,也難放下。
糾結在心裡的事情在別人眼中可能會顯得説,我這個人【如何如何】。
憑我自己無法撫平那些輿論,也根本不想去撫平。懈怠的可以。

我總會把這档子事歸結于自己。
是自己做得不好、是自己的錯、自己的責任……
應該負責。卻也總在逃避責任。
矛盾的樣子令人不免覺得軟弱無能。

真的是受不了了。
Copyright © 2018 永久の旅行者. all rights reserved.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